大发体育在线

十星十战役——往届亚运会乒乓球精彩比赛回眸

女子乒乓球运动的重心在亚洲,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世乒赛女子项目的冠军已基本被亚洲选手所垄断。韩国女队在第32届世乒赛夺得女团冠军后,世界女乒形成了“中、日、韩”三足鼎立之势。中国队在连丢了第31、32届女团冠军后,面临着打翻身仗的艰巨任务。

此时的中国女队,缺少一个突出的领军人物。32届女单冠军胡玉兰,因半路出家,攻球底子不厚,对韩国队明显处于劣势,对日本队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另一个曾寄予厚望的小将郑怀颖,打法凶而不稳,战绩也起伏不定。相比之下,原来只配双打的张立在一系列的赛事中表现突出而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第32届世乒赛上,张立打赢了她运动生涯中关键的一战。她在争夺前四名时,在先输两局的不利局面下,连扳三局淘汰了韩国名将郑贤淑。在这之前,她凭着扎实的拉攻直落三局击败了日本的削球好手滨田美穗,这两场比赛,显示了张立良好的技战术素养。张立的技术风格是快速多变、稳中带凶,她是中国女乒打法最全面的运动员。32届后,张立战绩突出,迅速成为中国队的头号选手。

第七届亚运会是第33届世乒赛的前哨战,也是中国女队能否重登世界冠军的一次大检验。对于张立来说,亚运会面临的困难比世乒赛还要大得多。参加第七届亚运会的既有凶狠的弧圈球打法,也有固若金汤的削球打法,也有像大关行江这样的搓攻打法。要在不同类型的打法中独占鳌头,谈何容易?

中国女队在小组赛和半决赛中进展顺利,以3比1的同样比分战胜了朝鲜队和日本队。张立表现出色,分别打败了朴英顺、朴英玉、大关行江、枝野富枝。决赛中,中国队与实力强劲的韩国队争夺女团冠军。

韩国由于不是亚乒联的成员,因此自夺得32届女团冠军后一直无机会与中国队的主力相遇,这次中韩再度交锋将决定谁是亚洲真正的霸主。

决赛在德黑兰的阿里亚梅尔体育中心乒乓馆进行。当郑怀颖以1比2败给了郑贤淑后,轮到张立上场了。她的对手是第32届团体赛保持不败、1974年世界排名第2的李艾莉萨。右手直握球拍的李艾莉萨,步法灵活,前三板抢得非常凶,她拉出的弧圈球旋转强烈、前冲力大,在这之前,两人还未交手过。这场遭遇战双方都以发球争得主动,张立由于害怕对方的弧圈球,接发球失误更多,第一局仅以21︰19险胜。

第一局结束时,徐寅生走过去问女队的教练李赫男:“张立第一局吃了几个发球?”李赫男回答说:“9个”。他便对张立说“吃9个发球还能以21比19赢,少吃两个不就很轻松了吗?”张立听罢信心十足,第二局注意了对方发球,并在自己发球这个环节中让李艾莉萨大吃苦头。左手直握球拍的张立,用侧身高抛到李艾莉萨的正手近网,李轻拉回反手,张立抢推直线,要么直接得分,要么为下一板进攻创造机会,李撇张立的正手,又被一板斜线打其反手。当李艾莉萨完全站在右方来对付这个发球时,张立又用急上旋偷袭李的反手,李艾莉萨无所适从,结果第二局只拿到了8分。

第三盘双打,张立和郑怀颖一左一右,十分顺利地以2比0打败了李艾莉萨/金顺玉,将总盘数反超成2比1。

第四盘是双方一号主力的较量。削球稳健、反攻有力的郑贤淑是少有的横拍两面反胶的削球手,她和同样是两面反胶的高岛规郎被称为七十年代最佳的削球手。她的特点是稳,对手没有一定的攻击力,很难冲垮她的防线。由于反手是反胶,她的反手进攻能力也相当强,关键时刻常用反手发出侧上旋抢攻得分,为了限制张立侧身攻,郑贤淑连续削张立的正手,张立以不变应万变,站在正手位发力拉长球至郑贤淑的反手位后,突然拉其正手位的短球后突击,使郑贤淑疲于奔命。郑贤淑见此路不通,连削正手位突然变反手位,这时张立并不忙于侧身而用搓球过渡,郑贤淑本来是打算张立侧身轻拉后反攻的,看见来球搓得很低,只好乖乖地将举起的手再放下。郑贤淑反攻不成,又防不住张立的进攻,张立2比0获胜。3比1,中国女队第一次获得亚运女团冠军。

继获得团体冠军后,张立在单项赛事中再显神威,连夺女单和女双冠军,中国女队在本届亚运会中囊括了女子所有项目的冠军。而张立则成为这届亚运乒乓球比赛中最显赫的一颗明星。四年后的曼谷亚运会,张立独得女团、女单、女双和混双四金。

直拍快攻作为中国队的传统打法,每次世界大赛中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这种打法在七十年代对日本队却无法显示其优势。许绍发、李振恃对日本的两员大将河野满和长谷川信彦负多胜少。因此,中日两队每次交手都争夺得十分激烈,互有输赢。日本队的软肋在于它的三号选手过于薄弱,无论是田阪登纪夫还是高岛,都很难从中国队身上拿分。尽管河野满和长谷川信彦使出浑身解数,有时也难免败北。

与日本队不同的是,中国队的实力平均,每人都有得分的能力。尤其是梁戈亮,他的攻削打法令日本队无所适从,每次几乎都全拿三分。第32届中国队男团体失利后,梁戈亮的反手重新改回了长胶,继续了他倒板的拿手好戏。作为中国乒乓球的“抗日英雄”,他在第七届亚运会上成功击退了日本队的攻势,团体赛中一人全取三分。

中日的男团冠军争夺战其战局始终是犬牙交错,两队从一平一直打到四平,在这四分中,有三分是梁戈亮得的。李振恃在前面的两盘单打中一分未得,许绍发出战三场也只能在日本队的三号选手中拿了一分,两个直拍在前面的四场比赛中仅得一分,使得局面变得非常艰难。中国队抽到的是客队,梁戈亮打三、五、七的位置,每次日本队将盘分追平时,他都将比分反超。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当第七盘梁戈亮打败了长谷川信彦后,中国队反以4比3超出,胜利在望。但第八盘许绍发仍难敌河野满,双方战成了4平。

第九盘,由前面各失两分的李振恃与久世雅之对阵。二十岁的久世雅之是全日本大学生冠军,这次给委于重任目的是冲一冲,但没想到还是难成大器,最终以1比2失利。中国队5比4险胜日本队获得了男团冠军。

大角度的加力推挡,盖打弧圈球,这是八十年代谢赛克的成名之技。与七十年代直拍快攻不同的是,他反手能力的加强:速度快、角度大,能逼使对方来不及发力拉弧圈球,或者推挡到对方空挡直接得分,同时正手连续攻球速度快、力量大。谢赛克这种打法,日本队相当忌讳,被称之为“旋风式的重扣”,小野、斋藤清每次与之交手总是失利而归。

1982年的第9届亚运会,由于郭跃华、蔡振华状态的低迷,谢赛克成了制胜的根本。中日男团决赛,中国队出师不利,郭跃华第一盘就以1比2输给了斋藤清。第二盘由陈新华迎战35届男单世界冠军小野城治,小野在35届单打比赛中接连淘汰了削球手黄亮和梁戈亮,打削球的功底很深。这盘比赛陈以22︰20险胜第一局后,被对方以21︰12扳回。第三局陈新华咬紧牙根,顽强拼搏终于以21︰15拿下了关键的一分。随后,谢赛克打败了老将阿部博幸,郭跃华取胜小野,中国队以3比1领先。

第五盘由谢赛克对斋藤清。斋藤清是日本的后起之秀,他左手直握球拍,以单面拉弧圈为主,配合反手推挡,在日本运动员中他对中国队的成绩最好,被日本乒乓球界誉为“黑暗中的一盏明灯”,他的出现给处于低迷的日本乒乓球带来一线光明。这场比赛一开始就争夺得非常激烈,至16平时对方连续放高球,谢赛克连扣十六大板,终于得分。谢赛克接着乘胜追击,重压猛扣以2比0取胜。最后一盘陈新华击败阿部博幸,最终中国队以5比1战胜了日本队连续三届获男团冠军。

单项比赛郭跃华在八进四时被斋藤清淘汰,而谢赛克则在半决赛淘汰了小野城治后再与斋藤清交锋。决赛中斋藤清仍然无法摆脱被动局面,在谢赛克的凌厉进攻面前连败三局,谢赛克顺利地拿到了男单的金牌。在这届亚运会上,谢赛克共获得了男团、男单和混双三面金牌。

曹燕华说得上是中国乒乓球界的一个天才,她头脑灵活,攻守兼备,尤其她那手旋转强烈的弧圈球可以和男子选手相媲美。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掌握了正手连续快拉这种高难技术。1982年前后,曹燕华迈入巅峰时期,过硬的技术和心理素质使她成为女队的一号人物。

第36届后,朝鲜的朴英顺一直未能露面,而新人一时没能顶上来,剩下李松淑在支撑大局,朝鲜队一时陷入了青黄不接的境地。日本队在第36届遭到沉重打击后积极培养攻球手,但无奈实力有限,很难与中韩两队相抗衡,真正有实力和中国女队争夺冠军的只有韩国队。

韩国队拥有名将李寿子和后起新秀梁英子,李寿子在36届淘汰了沈剑萍和齐宝香,实力不俗。但在第9届亚运会前,她的状态却不理想。倒是新秀梁英子多次战胜中国选手,被韩国队列入重点培养的对象,在第9届亚运会上被委以重任。

梁英子不负众望,每场比赛均有斩获,帮助韩国队杀进了决赛,与中国队争夺冠军。当首盘童玲以2比0杀退尹璟美时,由曹燕华迎战梁英子,这是一代巨星与未来巨星之间的第一次碰撞。面对世界名将,梁英子拼劲十足,利用发球和发球抢攻争取主动,但曹燕华无论在技术还是经验上都技高一筹,尤其是她的反手位明显占了上风。曹燕华的战术就是先压反手,看准机会再凶变正手,比分一路领先。在20︰17领先时曹燕华发了个球直奔对方反手,梁英子大胆则身起板,曹随即凶压其右边空挡,没料到梁英子反应敏捷迅速从左边飞扑过来将球捞起,球迅速从右边拐出,曹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救回,一时乱了阵脚将球打空,20︰18。只见曹燕华定了定神,一记发球抢攻得手,以21︰18先胜第一局。第二局,梁英子发挥出色,相反曹燕华显得拘谨,进攻连连失误,被梁英子以21︰16扳回。第三局曹燕华总结了第二局失利的教训,一路领先终以21︰10取胜。

第三盘双打由曹燕华和戴丽丽对梁英子/尹璟美。这场比赛戴丽丽明显紧张,发挥不出快速多变的特点,最终以21︰23,21︰12,19︰21失利。

第四盘曹燕华用多变的发球和凌厉的进攻以两个21︰12击败了尹璟美,为中国队拿下最后一分。 中国女队也实现了亚运会女团“三连冠”。

继获得女团冠军后,曹燕华再夺女单、女双和混双冠军,这是继张立后,第二个获得亚运会大满贯的中国女运动员。

自从中国乒乓球队囊括了第36届世乒赛的全部冠军后,欧亚列强都在试图撞开中国坚固的乒乓长城,谁也没想到,首先撞开这座城墙的竟然是中国的近邻——韩国队。

38届世乒赛,中国队与韩国队激战了九盘才以5比4险胜。中国队赢得如此艰险关键是让对方的头号主力金浣拿了两分,而中国队的三号选手陈龙灿却丢了两分。

第10届亚运会,曾经在38届世乒赛打败过王会元的金琦泽因故未能出场,改由十八岁的年轻新秀刘南奎上场,而原来的三号选手安宰亨排在了二号位置上。

中韩之战,韩国队抽到了主队,安宰亨打一、五、九的位置。这个位置确实不容易打,既要冲头阵,中间要力撼对方的头号主力,最后还要压阵。

面对强手,完全没心理包袱的安宰亨发挥了超水平,难以置信地以两个2比0击败了陈新华和江嘉良,使韩国队以4比1大比分领先于中国队。第九盘,打疯了的安宰亨在现场观众的呐喊助威声中,以2比1打败了惠钧。韩国队打败了中国队,首次获得了亚运会的男团冠军,这是韩国男队建队以来从未有过的胜利,这一胜利,震动了国际乒坛。

80年初期到中期,中国女乒囊括了洲际以上的国际比赛金牌,以致有人预言,中国女队垄断世界的局面可以维持十年左右。的确,中国女队的实力太强大了,能与之抗衡的只有梁英子和李粉姬。然而,随着玄静和的崛起,这个预言被打破了。

1986年第10届亚运会,玄静和给了中国女队以沉重打击。中韩之战按照中国队的估计,梁英子会排在第一号,但梁英子肝病初愈,体力已经大不如前,被韩国队排在了二号的位置上。此举一来可以避开克星戴丽丽,二来可以出奇制胜,打中国队一个措手不及。

韩国队抽到了主队,玄静和打一、四位置,并与梁英子出战双打。首盘玄静和受制于戴丽丽的发球和推挡,以0比2失利。

第二盘梁英子意外地打败了何智丽,给了玄静和极大的鼓舞。双打的对手戴丽丽和耿丽娟虽然是38届女双冠军,但巅峰时期已过。虽然梁英子和玄静和这对组合均是直拍,反手位是弱点,但她们俩跑位恰到好处,一板反手攻球弥补了反手位的不足,强大的攻击力使戴丽丽和耿丽娟难以抵挡,0比2,中国队再失一城。

第四盘玄静和与何智丽进行决斗。玄静和这盘必须拿下,否则,第五盘梁英子对戴丽丽是下风球。已有一分在手的玄静和施展出全台拉打的特长,她的凶猛进攻,击穿了何智丽的坚固防线为韩国队夺得了最后胜利。韩国队这场胜利,结束了自1973年以来在重大比赛中逢中不胜的历史,更重要的是,玄静和的出现给韩国队带来新的转机,给中国女队带来巨大的冲击。

如果说,张立在第7届亚运会上奠定了中国女乒称霸世界长达三十多年基础的线届亚运会表现出来的高超球技和咄咄逼人的霸气,将中国女乒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正是这届亚运会,人们惊觉,邓亚萍才是中国女队的“新救世主”,而人们真正认识邓亚萍是从她和玄静和的较量开始的。

当乔红在女团决赛首盘败给了韩国的洪次玉后,邓亚萍迎战玄静和。玄静和自上届亚运会冒尖后,已经从中国队手里抢走了奥运会女双和世乒赛女双、混双的冠军,她侧身后如般的进攻,令很多人喘不过气来,即使是何智丽这样固若金汤般的防线,也被她一一洞穿。然而,这场比赛她遇上了她一生中罕有的劲敌——邓亚萍。邓亚萍的进攻,同样逼到她喘不过气来,而玄静和的反手弱点,却被邓亚萍死死抓住,玄静和一生克敌无数,却在邓亚萍面前始终无法打开胜利之门,尽管邓亚萍先失一局,但后两局牢牢掌握了主动权,以两个21︰12轻取。

邓亚萍取胜玄静和后,第五盘再战洪次玉。几球下来,人们已经发现邓亚萍无论在技术还是气势上都压倒了对方,尽管局面时有反复,但邓亚萍还是以2比0拿了下来。

邓亚萍为中国女队夺回女团冠军后,再夺女单和混双冠军,也是从第11届亚运会开始,世界女乒进入了“邓亚萍时代”。

何智丽,这位极具争议的人物共参加了两次亚运会,两次均将中国队送进了失败的深渊。所不同的是第一次是代表中国队,第二次她披上的却是日本队的战袍。

1988年的奥运会人选风波,致使何智丽远嫁日本,后改名为小山智丽。与中国乒坛埋下心结的小山智丽之后一直在寻求复出的机会,在日本举行的第12届亚运会是小山智丽复仇的好机会。

赛前,没人会想到到小山智丽会进入决赛,因为她要进入决赛先后要打掉陈静和乔红。小山智丽曾吃过陈静快速进攻的苦头,从球路来说,陈静比较克小山。但这场比赛陈静失误很多,看得出陈静缺少训练,尽管进攻意识不错,但还是被小山智丽3比1击败。

小山智丽打败陈静后,与乔红争夺决赛权。两人的打法相近,球风稳健,基本功都非常扎实,有时对拉十几板也难分高下。小山在相持阶段比乔红更胜一筹,3比1,小山再下一城打进了决赛。

决赛中小山智丽重施故技,以不变应万变的战术,将邓亚萍如潮水般的攻势一一化解,看准机会还反拉一板,几经拉锯,小山智丽3比1战胜了“乒乓女皇”邓亚萍,为日本队夺得了女单金牌。

“既生瑜、何生亮?”,这句成语来形容王涛与韩国队的刘南奎和金择洙在竞技场上的竞争关系再贴切不过了。刘南奎和金择洙一生中克敌无数,却偏偏屡败于王涛拍下,王涛在他们面前简直是一座无法攻克的堡垒,逼于无奈的他俩只得盼望王涛早点退役。

王涛的优势在于他的反手弹打技术,常常逼得韩国双雄难以发挥侧身拉冲的优势,接发球抢挑和快劈两大角底线,也令他俩难以上手。王涛除了在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输过金择洙外,其余的比赛保持了全胜。

第12届亚运会男团决赛,王涛继续扮演了“抗韩英雄”的角色。首盘他对刘南奎的比赛,双方都力争主动,王涛重点压住刘南奎的反手,刘南奎则盯住王涛的正手。但毕竟岁月不饶人,尽管刘南奎拼劲十足,但步法显得迟缓,反手的弱点更加明显,王涛以2比0取胜。

前三盘中国队2比1领先后,王涛第四盘大战金择洙,这是一场速度和旋转之争。左手握拍的王涛,反手弹打的角度大,令金择洙不敢轻易侧身,21︰13,王涛轻取第一局。

第二局金择洙为了摆脱困境,反手进攻屡屡得手,这是韩国队惯用的伎俩,一旦反手位被逼住,就用反手攻强行突破。这招果然有效,王涛回反手时不得不有所顾忌,被金择洙21︰18扳回一局。

第三局王涛大胆变化战术,反手大角度的弹击使金择洙不胜防,金择洙改打王涛的正手,却被有备而来的王涛抢拉得手。21︰15,王涛结束了这场近三个小时的团体冠军争夺战。

为中国队夺取团体冠军的王涛将韩国队一“克”到底,单打半决赛和决赛再将金择洙和刘南奎斩于马下,为中国乒乓球队在广岛亚运会上夺得第五面金牌。

第13届亚运会对于王楠来说,是她能否成为中国女队领军人物的一次大考。自1997年曼彻斯特世乒赛后,邓亚萍已经极少露面,退役已成基本事实。在曼彻斯特世乒赛还打不上绝对主力的王楠,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成绩稳步上升,逐渐成为中国女队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但能否真正成为新一代核心还要通过大赛来证明。

这届亚运会,中国女队的状况令人担忧。与王楠技术水平相当的李菊心理上出现了问题,技术发挥大打折扣,小组赛输给了日本的小西杏和香港的桑亚婵,连对泰国的末流选手也打成2比1。李菊的低迷使中国女队的夺冠前景蒙上阴影,加上杨影的直拍快攻打法对韩国和朝鲜的横怕两面攻缺乏优势,更增添了王楠身上的压力。

中朝两队争夺女团冠军第一盘,王楠利用自己两面弧圈的旋转和落点变化始终控制住局面,杜贞实的进攻尽管凶猛,但凶而不稳,王楠很快以2比0轻取。但随后杨影败给金英姬,朝鲜队将盘数追平,场上的局面顿时紧张起来。

第三盘李菊摆脱了前几场失败的阴影,2比1打败怪球手韦福顺。第四盘王楠与金英姬展开了较量。打法凶狠的金英姬反手进攻如同她的前辈李粉姬“像打扑克一样的纯熟”,杨影与之交锋时,被她的反手进攻打得晕头转向。但这场比赛王楠利用旋转和速度钳制了金英姬的攻势,以柔克刚,最终以2比0取胜。王楠为中国队夺得女团冠军后,又囊括单项的所有金牌,继张立、曹燕华后成为亚运会大满贯的第三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