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体育在线

贪玩司长高尔夫球打出受贿罪

58岁的郝和平作为涉嫌商业受贿的政府官员,他的落马不仅仅是为“59岁现象”作了一个新证。他好玩,尤其钟情打高尔夫,一度乘飞机到全国各地打高尔夫;接受别人送的“仿真玩具枪”,从而招来非法持有罪。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自己把自己玩下马的。

郝和平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司长,手里掌控着行政审批大权,他的的犯罪很不新鲜,甚至很低级,无非是“钱权交易、”。郝和平两口子全部受贿总数不超过100万元,却得到了总数20年的徒刑。“他实在是太‘贪玩’了,直到把自己‘玩’了进去。”一位接近郝的人士说。

2005年7月8日下班后,已回到家中的郝和平接到药监局一位领导电话,称有紧急工作要协商,要求郝和平马上赶往单位。在郝和平的办公室内,等待他的是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检察官当场宣布郝和平因涉嫌受贿被正式刑事拘留。

在药监局,郝和平是一位“极为平易近人”的司长。58岁的郝和平,1948年10月7日生于昆明,1974年毕业于昆明工业学院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同年到国家卫生器械局工作,1980年起在国家医药管理局工作。自1998年药监局成立,郝和平就担任医疗器械司首任司长。这位当了7年司长的高官穿着朴素、热衷于学术研究,主持编写了多部图书。此外,郝和平还在首都医科大学兼任硕士生导师。

郝和平在医疗器械司工作了25年,在医疗器械市场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他落马的原因让人一下子想到了审批腐败。但从郝和平的个人经济状况看,郝和平在国内属于高收入家庭,他本不该为了几十万元走上犯罪道路。

郝和平的妻子付玉清曾在国药集团联合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担任行政部主任,正常的工资收入不在郝和平之下。郝和平曾经买过3处住房,仅这3套住房,按现在的市场价至少在400万元以上。此外,郝和平还有相当数额的家庭存款。

新华社记者李京华曾经给郝和平夫妻的财产算过一笔账,郝和平家庭收入大致如下:一是郝和平和妻子付玉清的工资及补助。郝和平年收入6万元左右,付玉清年收入10万元左右;二是购买股票挣了约上百万元;三是在首都医科大学授课以及出书、发表文章的收入。郝和平在首都医科大学带本科生和研究生,首都医大每月给2500元,3年下来有八九万元。带研究生研究课题,每月有一两千元的劳务费,3年下来大约有二三万元。出版图书、发表文章、参与编写教材,这部分的收入累计下来共有5万多元;四是参加一些论证会、咨询会以及讲课的收入也有三四十万元。

对于这项指控,郝和平没有提出任何异议。郝和平和陈某有20多年的交情,郝和平大学毕业在卫生部医疗器械局任普通干部时,陈某的公司也刚刚起家。从那个时候开始,郝和平经常给他们做一些技术指导。为了表达对郝和平的感激,陈某对郝和平说过很多次:“你有什么经济困难就提出来,我来办!”

因为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加上自己再有几年就该面临退休了,这20万元郝和平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第二天,郝和平和妻子回到了北京,第三天,付玉清在北京农行以自己的名义开了一个账户,并且把银行账号告诉了陈某。陈某当即让公司会计取出20万元现金打入付玉清开立的账户。后来,付玉清把这20万元取出来用于领秀硅谷的房子装修。

另外,检察院指控郝和平利用负责医疗器械产品审批的职务便利,为浙江、上海、陕西、广东等医疗器械公司申请的医疗器械产品获得批准生产提供帮助,收受上述公司给予的价值26万元的广州本田雅阁牌轿车和价值50多万元的高尔夫俱乐部旅游会籍卡、会员卡3张。

2002年初的时候,郝和平到江苏开会,经别人介绍认识了浙江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董事长鲍某。2003年8月,郝和平在上海开会时,再次碰到了鲍某,“老朋友”见面,聊天就随便了些。郝和平闲聊时说:“我准备买一辆本田雅阁,但是北京市场上的本田雅阁不好买,需要另加两万多元,太亏了!”

2003年9月,鲍某果然让她在汽车销售公司当总经理的表弟,给郝和平买了一辆不加价的本田雅阁轿车。这位办事谨慎的表弟还亲自和他公司的副总一起到北京将车交给了郝和平,并带着郝和平的爱人付玉清去给车上完牌照。办完所有手续后,鲍某的表弟把所有的发票都交给了郝和平,这辆车共花了25.98万元。

郝和平长相并不出众,跟别的贪官基本都有情妇不一样,他没有情妇,但却有一个非常时尚的爱好,就是打高尔夫球。在今天的中国,打高尔夫还是一种有钱人玩的奢侈运动。但是,郝司长只有这个听起来很高雅的爱好。

昂贵的价钱难不倒郝和平,他舍不得拿自己的工资去打球,只好利用手中的权力来“换”了。郝和平对高尔夫的爱好超乎寻常,他不但像打出租车一样乘飞机到全国各地去打高尔夫,更是专门找最高档的球场去打球。为此他还经常询问他的球友哪里的球场最好,只要发现一家他满意的球场,他就会找求他审批的医疗器械公司老总们要一张会员卡。

郝和平的第三项罪名是广州某公司一个叫王伟的人给他带来的。郝和平曾经给广州某公司帮忙,这个公司有一个叫王伟的人,为感谢郝和平,就弄了气手枪4支、转轮气手枪1支和一些子弹“送给郝司长玩玩”。王伟当时说是“仿真玩具枪”,郝和平本来不大喜欢这些东西,他几乎连看都没看就收了起来。但是,郝和平案发后经过鉴定,5支枪都具有杀伤力。由此,郝和平不但犯了非法持有罪,还因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在这项罪名上,后来他在法庭上一直委屈地说自己不知道我国的管理规定。

绝对权力、贪财心理、灰色收入,让郝和平这样一些曾经掌握实权的干部,利用职务之便,行举手之劳,满足自己的贪欲,最终用串钱的绳子,把自己的手脚给绑住了。尽管郝和平这样的高官的合法收入已经很高,但在高消费的巨大诱惑面前,他们却难以自持。尽管高消费并不意味着犯罪,但不断接受别人的“邀请”去玩乐,往往就是犯罪的开始,逐渐陷入别人设好的“金钱陷阱”,其后果自然可以预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